horizontal rule

内训培训网欢迎您的访问。

音乐在培训中的运用 宋朝的国庆节 转基因工程 标点符号的用法 周易入门

鹿的命运

刘吉同

鹿

鹿的命运,是制度性的宿命,甚至皇帝本人也可能成为一只“鹿”,就像唐朝晚期的诸皇帝之于宦官、光绪之于慈禧那样。

唐朝的徐有功是位直臣,多次因谏言被贬,还差一点杀头。不过,武则天很看重他的操守和能力。一次,被贬后又被武皇后起用为侍御史,徐有功伏地流涕坚决推辞不干,说:“臣闻鹿走山林而命悬庖厨,势使之然也。陛下以臣为法官,臣不敢枉陛下法,必死是官矣。”(《资治通鉴》卷204)这段话讲得很沉重也很精彩,尤其第一句,道出了皇权专制社会臣子的必然命运。“势使之然也”之“势”,是大势、趋势、无法抗拒之势。孙子曰“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可见“势”的力量。徐有功以鹿自喻。原本悠然自得行走山林的鹿,但命运却操在庖厨手里,随时都可能被宰杀,岂不可怕!

徐有功所说的“臣不敢枉陛下法”而死,其实还是太温柔了,真正的律条是“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皇权制度下,凡官都是“鹿”。仍说武则天,李治死后她独掌国柄,便毫无顾忌地开始了大屠杀,“先诛唐宗室贵戚数百人,次及大臣数百家,其刺史、郎将以下,不可胜数”(《资治通鉴》卷205)。你说这些人是“不敢枉陛下法”而死吗?非也,是武则天要他们死他们必须得死。那么,士大夫不做官总可以躲开“鹿”的命运吧?也不见得。朱元璋登基后心狠手辣,动辄在朝堂掀起杀人风暴,满朝官员都吓得面色如土,浑身发抖,一些朝官为了躲避杀戮,便萌生退意,回家做老百姓。这下又惹祸了,朱元璋说这些人不肯替朝廷做事,大不敬,又被杀了。贵溪儒士夏伯启叔侄,斩断手指,誓死不做官。朝廷将他爷儿俩押解到京师,经皇帝审讯后押回原籍处死。苏州人姚润、王谟也拒绝做新朝的官,都被处死刑,全家籍没。朱洪武口含天宪,言出“法”随,这样的帝王,就是中国历史上一条条最大、最可怕的“庖厨”。

更为可悲的是,由于儒家“忠君”思想的长期浸染和洗脑,“鹿”已养成了“明知是死,则慨然赴死”的自觉,甚至还引以为荣,“谢主隆恩”。这一点,在明代的士大夫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熹宗朝魏忠贤窃取国柄六年,这是中国历史上极黑暗的六年。然而,黑暗中却出了一批光芒万丈的人物,左光斗就是其中的一位。左被革职后回到故乡桐城,但魏忠贤仍不放过他,令缇骑(锦衣卫吏役)前去逮捕。左光斗在家乡有着崇高威望,很多人家都是靠他的救济才得以生活下去。乡亲闻讯后,举城若狂,市民们相约一同到朝廷“上访”诉冤,更有数千人摩拳擦掌准备痛击缇骑,一场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一触即发。但是,左光斗极力制止了他们。他根本不会去跑,不会“官逼官反”,更不会“反皇帝”。而是规规矩矩戴上枷锁坐上槛车奔京城监狱而去。后来的事情人们都知道了,左大人在狱中受尽酷刑而死,遗体抬出来后肢骸尽裂,下场惨啊!

以至到了上个世纪后半叶,“鹿”的命运仍未改变。孙立人将军在抗战中立下了不朽功勋,淞沪一战他全身中弹片13处,昏迷3天不醒。两次入缅作战率部歼灭日军3.3万人。被欧美军事家称为“东方的隆美尔”,是欧美“二战战史”中唯一列入“名将榜”的中国将军。然而,蒋介石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他革职治罪,蒋氏父子把他从1955年一直软禁到1988年。也算时代有点进步,老蒋没有像宋高宗待岳飞那样将孙立人杀掉,而采取的是“不杀、不审、不问、不判、不抓、不关、不放”的“七不政策”。孙将军仍是一只“命悬庖厨”的“鹿”。

“鹿”的命运,是制度性的宿命,甚至皇帝本人也可能成为一只“鹿”,就像唐朝晚期的诸皇帝之于宦官、光绪之于慈禧那样。指鹿为马、阴谋诡计、你死我活、血雨腥风是皇权制度的最大特征,也是那个制度得以维系的根基。假如能让历史回流,回流到今天多数国家的民主体制下,我想,无数“鹿”的悲剧都能迎刃而解。事情很简单,贵为“皇帝”者,也无权和不敢跨越法制,因“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臣工”与“皇帝”理念相左,可以辞职,可以公开辩论,可以退出党派,乃至可以在下次大选中取而代之。为什么世界各国人民都要民主而不要独裁,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大家都不愿做“鹿”。

重读《资治通鉴》 资治通鉴与人力资源管理 公开培训课(2005北京)

文白对照资治通鉴卷001

内训培训网感谢您的访问。

内训师姓名查询 内训师地区查询 内训师所在机构查询 内训师课程分类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