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tal rule

内训培训网欢迎您的访问。

培训网-论语禅解 颜渊 论语禅解 论语

论语孔子原版 论语中英法文对照版 论语朱熹版 论语拼音版 

论语注解版 论语别裁版 论语分类版 Analects 论语搞笑版 更多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子路第十三

    【子路问政。子曰:“先之,劳之。”请益。曰:“无倦。”】

  【禅解】

  “先”、“劳”,并去声呼之。“先之”,创其始也。“劳之”,考其终也。“无倦”,精神贯彻于终始也。

  卓吾云:“请益”处便是倦根,故即以“无倦”益之。

  【仲弓为季氏宰,问政。子曰:“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曰:“焉知贤才而举之?”曰:“举尔所知。尔所不知,人其舍诸?”】

  【禅解】

  仲弓独问举贤才,可谓知急先务。

  【子路曰:“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不知,盖阙如也。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

  【禅解】

  人问王阳明曰:孔子正名,先儒说上告天子,下告方伯,废辄立郢,此意如何?

  阳明答曰:恐难如此。岂有此人致敬尽礼,待我为政,我就先去废他,岂人情天理耶!孔既肯与辄为政,必辄已能倾心委国而听。圣人盛德至诚,必已感化卫辄,使知无父之不可以为人,必将痛哭奔走,往迎其父。父子之爱,本于天性,辄能痛悔,真切如此,蒯瞶岂不感动底豫。蒯瞶既还,辄乃致国请戮。瞶已见化于子,又有孔子至诚调和其间,当亦决不肯受,仍以命辄,群臣百姓又必欲得辄为君。辄乃自暴其罪恶请于天子,告于方伯诸侯,而必欲致国于父。瞶与群臣百姓,亦皆表辄悔悟仁孝之美,请于天子,告于方伯诸侯,必欲得辄为君。于是集命于辄,使之复君卫国,辄不得已,乃如后世上皇故事,尊瞶为太公,备物致养而始自复其位。则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名正言顺,一举而可为政于天下矣。孔子“正名”或是如此。

  【樊迟请学稼,子曰:“吾不如老农。”请学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迟出。子曰:“小人哉,樊须也!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焉用稼?”】

  【禅解】

  宁为提婆达多,不为声闻缘觉,非大人,何以知此?

  【子曰:“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

  【禅解】

  诵《诗》者思之。

  【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不正,虽令不从。”】

  【子曰:“鲁卫之政,兄弟也。”】

  【子谓卫公子荆,“善居室。始有,曰:‘苟合矣。’少有,曰:‘苟完矣。’富有,曰:‘苟美矣。’”】

  【子适卫,冉有仆。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

  【禅解】

  卓吾曰:一车问答,万古经纶。

  【子曰:“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

  【禅解】

  者才不是说真方,卖假药的。

  【子曰:“善人为邦百年,亦可以胜残去杀矣。诚哉是言也!”】

  【禅解】

  深痛杀业,深思善人。

  【子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后仁。”】

  【禅解】

  可见五浊,甚难化度。

  【子曰:“苟正其身矣,于从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

  【禅解】

  不正身之人,难道不要正人耶?故以此提醒之。

  【冉子退朝。子曰:“何晏也?”对曰:“有政。”子曰:“其事也。如有政,虽不吾以,吾其与闻之。”】

  【禅解】

  卓吾曰:“一字不肯假借如此。”

  【定公问:“一言而可以兴邦,有诸?”孔子对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人之言曰:‘为君难,为臣不易。’如知为君之难也,不几乎一言而兴邦乎?”曰:“一言而丧邦,有诸?”孔子对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人之言曰:‘予无乐乎为君,唯其言而莫予违也。’如其善而莫之违也,不亦善乎?如不善而莫之违也,不几乎一言而丧邦乎?”】

  【禅解】

  四个“几”字一样看,皆是容易之意。”《传》曰:几者,动之微知几其神。可以参看。

  【叶公问政。子曰:“近者说,远者来。”子夏为莒父宰,问政。子曰:“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

  【禅解】

  观心者,亦当以此为箴。

  【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禅解】

  才有第二念起,便不直。此即菩萨不说四众过戒也。

  【樊迟问仁。子曰:“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

  【禅解】

  也只是“克己复礼”,而变文说之。

  【子贡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子曰:“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曰:“敢问其次。”曰:“宗族称孝焉,乡党称弟焉。”曰:“敢问其次。”曰:“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曰:“今之从政者何如?”子曰:“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

  【禅解】

  若人知有自己,便做不得无耻之行,此句便是士之根本。三节只是前必具后,后不具前耳。子贡从来不识自己,所以但好做个瑚琏。虽与“斗筲”贵贱不同,同一器皿而已。

  卓吾云:孝弟,都从有耻得来;“必信”,“必果”也,只为不肯“无耻”。今之从政者只是一个“无耻。”

  【子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

  【禅解】

  “狂狷”,就是狂简。狂则必简,简即“有所不为”,有所不为,只是“行己有耻”耳。孟子分作两人解释,孔子不分作两人也。若狂而不狷,狷而不狂,有何可取?

  【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无恒,不可以作巫医。’善夫!”“不恒其德,或承之羞。”子曰:“不占而已矣。”】

  【禅解】

  观象玩占之人,决不“无恒”。无恒,即是无耻。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禅解】

  无诤,故“和”。知差别法门,故“不同”。情执是“同”,举一废百,故“不和。”

  【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禅解】

  “不善者恶”,正是好处,何必怪他不善者之恶耶?

  【子曰:“君子易事而难说也:说之不以道,不说也;及其使人也,器之。小人难事而易说也:说之虽不以道,说也;及其使人也,求备焉。”】

  【禅解】

  君子悦道,悦即非悦;小人好悦,道即非道。

  【子曰:“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

  【禅解】

  “泰”故“坦荡荡”,从戒慎恐惧来。“骄”故“长戚戚”,从无忌惮求。

  【子曰:“刚、毅、木、讷,近仁。”】

  【禅解】

  不是质近乎仁,只是欲依于仁者,须如此下手耳。

  卓吾云:刚、毅、木、讷都是仁。仁,则并无刚、毅、木、讷矣。

  【子路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子曰:“切切、偲偲、怡怡如也,可谓士矣。朋友切切、偲偲,兄弟怡怡。”】

  【禅解】

  卓吾云:兄弟易“切切,思思”,朋友易“怡怡”,故分别言之。

  【子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

  【禅解】

  卓吾云:说七年,便不是空话。

  【子曰:“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

  【禅解】

  仁人之言,恻然可思。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学而第一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为政第二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八佾第三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里仁第四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公冶长第五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雍也第六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述而第七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泰伯第八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子罕第九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乡党第十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先进第十一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颜渊第十二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子路第十三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宪问第十四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卫灵公第十五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季氏第十六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阳货第十七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微子第十八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子张第十九 蕅益禅师论语禅解 尧曰第二十

内训培训网感谢您的访问。

内训师姓名查询 内训师地区查询 内训师所在机构查询 内训师课程分类查询